雪花的记忆
时间:2019年01月14日来源:作者:丁松字体[放大 缩小
  连续几天的阴雨,气温骤降。从文友称为“小阳春”中滑落下来,跌入寒冷。
 
  其实在家穿上棉衣,感觉还不是那么冷。当你出门撑开雨伞的时候,一股寒风裹着斜雨袭来,似乎要掀了手中的伞。此时你握紧伞,迎着风把伞靠近身体,彳亍前行。
 
  寒风簌簌,扑在脸上,一种削面的痛。虽然裹着厚厚的棉衣,竟不住一阵阵寒颤从心里冷出来。如是你办完事,赶紧回家,深深体会家的温暖。
 
  逃离寒冷,伫立在窗前,望着外面的树,那光秃秃的树枝,揣摩着冬寒萧瑟;那稀疏枯黄树叶,抖籁着零零散散飘落下来;还有那茂密浓绿的冬青、高大如冠的香樟,在寒风中摇曳,彰显生命的毅力。
 
  细雨在阴沉的天空中飘飘洒洒,如烟似雾。屋檐不时跌落雨滴,一下、两下,让孤寂的心有些落寞。
 
  从我脑海遥远的时空里走出一个人影,逐渐清晰。碎花的袄子一前一后搭着乌黑的辫子,刘海齐眉,双眸清澈透底,灵动着纯洁的光。此时她从雨中走来,哦,不,她是跑来,腿上溅着些许的泥点,衣服有些湿,发梢和眉睫凝着水珠。我不知道她在父母面前怎么说的这件事情,从她的眼睛里我看到结果。我满怀期待的心跌入谷底,我听不清她说什么,她缓缓转身离去又回头看我,嘴蠕动着却又咽了回去,失落含着愧疚从眼里流出。这一刻我是多么的想把她揽在怀里,替她遮挡这世间的风雨,可我终没有冲动,我怕我的鲁莽会吓到她,玷污心中的美好。
 
  望着她渐渐消失在雨雾中,我的眼角湿润了。
 
  不知什么时候在雨缝中飘动着轻盈的雪花,稀稀疏疏在空中飞舞,悄无声息的落入泥泞。哦,我想起来了,今天是二十四季节中的“大雪”。有些巧了。
 
  记得往年雪要来的晚些,大概在“进九”或年关。那时,地里的庄稼活基本结束,粮食进仓,柴火码垛起来。辛苦一年的农民喘一口气,相互走动。家里来了客人,烧起火锅,在沸腾中捞起生活的精华,抿一口老酒,将一年的辛苦吞下去。在迷迷糊糊中进入梦乡。
 
  雪静悄悄的下着,怕是打扰熟睡的人。当一觉醒来,推开窗户,屋顶积着厚厚的雪,树枝上堆满了雪,原野里盖着厚厚的雪,只见满世界的洁白。
 
  一场瑞雪让年味越发浓郁了。大人们上街置办年货,除了春联,那堂屋总要贴上好看的年画。不忘给孩子带一些小炮竹。从自那外面就会不时响起‘’砰、叭‘’声。母亲和姐姐坐在火桶里做着棉鞋,老奶奶戴着老花镜,比划着剪出各种窗花。娃们在院子里搭雪人,手冻的通红,不时有鼻涕淌出来,滋溜一下有吸进去,再不把手一揩,糊了半边脸,这一切都不妨碍搭雪人的兴趣。完事了几个娃扒拉成两队干雪战。尽管天气还是那么寒冷,好动的娃们玩得浑身冒着热气,敞开的袄子漏出带着补丁的绒衣。一双鞋子里面早就湿透了,回到家里,免不了受到妈妈的责骂,脱下鞋那袜子耷拉着露出脚趾,按在火桶里头上挨着“毛栗”,还有领受一句;“扯精的”或“补寿的”。挨了骂的娃仍不消停,不时扯扯姐姐的辫子,用脏兮兮的手在姐姐的怀里挠痒痒,闹得姐姐不安生,只好喊妈妈再不下了火桶远离三尺。当然,这都是六零后的童年。
 
  那时候好像雪下的多,厚厚的堆在茅草屋顶上,前后的屋檐挂着晶莹的冰柱,有粗有细,又长又短,在太阳下亮着光,不时跌落冰水。
 
  天放晴了,照在雪地上刺眼。奶奶小脚穿着一双尖尖的油布靴。那是用桐油刷漆的布靴,鞋底有钉,走在雪地里嘎吱嘎吱的。那时我们几家邻居对面是供销社,临街的正屋租给供销社做仓库。我们住在后面,朝南背风。雪后天晴妈妈把火桶搬到后门口,让我们晒太阳烤火。奶奶座在火桶里,解开长长的裹脚布,露出畸形的脚,只见脚背弓起,五指脚丫被布条裹尖尖的,小脚指被挤压成一点点,紧贴着。脚心凹陷,沾不到地面,怪不得走路一颤一颤的。难以想象那年青的少妇及姑娘,颤巍巍迈着三寸金莲步入现代社会,人们会是什么样的感受?除了剥夺女性的独立人格哪里还有美感?
 
  这些记忆的碎片如同窗外飞舞的雪花,勾起童年的记忆。时光流逝,昨日不再,当年顽皮的娃如今都已近花甲,如同这雪花,在时空的舞台上翩翩起舞,编织那一片美好,终究会坠落,融入到历史的尘埃中去。
 
  窗外雨停了,雪却越发稠密,纷纷扬扬,落在泥泞里不见踪影。而对面的屋顶上,已有淡淡的白。
 
  我禁不住走进这雪的世界,任飞舞的雪花飘落在发际、眉梢、脸颊、我伸出舌尖,接住一片片雪花,用心去亲吻这美丽天使。我张开双臂,仰望漫漫天际,用激情怀抱这圣洁的灵魂!
 
  我想明天早起,外面又是一片晶莹的世界······
 
  丁松:热爱文学,八十年代偶有文字见诸报端。人生如白驹过隙。一觉醒来,竟过花甲。余年,重拾旧梦,不亦悦乎。安庆作家协会会员,孔雀东南飞文化公众号主编。
编辑:水灵儿点击数: 会员收藏][保存到收藏夹][我要投稿
部分图片或文字来源于网络, 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. 如发生侵权行为, 请及时告知. 我们将在确认后作删除处理
Copyright © 2008 yh31 All Rights Reserved. 永恒网 版权所有. 转载请注明出处